齊白石

by admin
168 views

齊白石 原圖 「中國畫家網」

齊白石

齊白石(1864年1月1日-1957年9月16日)原名純芝,字渭青,後改名璜,字瀕生,號白石、白石山翁,別署杏子塢老民、寄萍、齊大、湘上老農、三百石印富翁等,小名阿芝。湖南湘潭人,中國20世紀著名畫家和書法篆刻家。曾任北京國立藝專教授、中央美術學院名譽教授、北京 畫院名譽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等職。近现代中国绘画大师,世界文化名人。著有《借山吟館詩草》、《白石詩草》、《白石老人自傳》等書籍,出版有《齊白石全集》、《白石印草》、《齊白石作品選集》、《齊白石作品集》等各種畫集近百種。1957年5-6月间,作最后一幅作品《牡丹》;同年9月16日,在北京医院逝世。

大器晚成的生平

好學多師行萬里路
齊白石幼年家道貧寒,只讀過短暫的私塾,15歲起從師學木工並以雕花手藝聞名。26歲師從紙紮匠出身的地方畫家蕭薌陔、文少可學畫像。27歲開始師從精通於詩,文、書畫的清朝光緒監生胡沁園、陳少蕃習詩文書畫。37歲拜碩儒王湘綺為師,並先後與王仲、黎松安、楊度等結為詩友。齊白石從40歲起離鄉出遊,五出五歸,遍歷陜、豫、京、冀、 鄂、贛、滬、蘇及兩廣等地,飽覽名山大川,廣結當世名人。55歲避亂北上,兩年後定居北京,以賣畫和刻印為職業。齊白石生平推崇徐渭、石濤、吳昌碩等前輩名家,重視創新,不斷變化,創造了獨樹一幟的新一代畫風。

畫、印、書丶詩 四絕
1953年齊白石被文化部授予「中國人民藝術家」稱號,1955年榮獲世界和平理事會國際和平獎金。1963年,齊白石在誕辰100 週年之際,被公推為「世界文化名人」。齊白石在繪畫藝術上受晚清畫家陳師曾影響甚巨,他專長花鳥,筆酣墨飽,力健有鋒。畫蟲則一絲不苟,極為精細。齊白石的書,反對不切實際的空想。他經常注意花、鳥、蟲、魚的特點,揣摩它們的精神,主張藝術「妙在似與不似之間」,形成獨特的大寫意國畫風格。開紅花墨葉一派,尤以瓜果菜蔬花鳥蟲魚為工絕,兼及人物、山水,名重一時,與吳昌碩共享「南吳北齊」之譽。 他以其淳樸的民間藝術風格與傳統的文人畫風相融合,達到了中國現代花鳥書的最高峰。 齊白石的書法廣臨碑帖,繼承了何紹基、李北海、金冬心、鄭板橋等諸家書藝,尤以篆、行書見長。詩不求工,無意唐宋師法自然,書寫性靈,別具一格。其畫、印、書丶詩人稱四絕。

傳統中國畫新高峰
他留下畫作3萬餘幅、詩詞3000余首、自述及其他文稿並手跡多卷,其作品以多種形式-再印製行世齊白石是造詣很高的現代繪畫大師,繼清末民初海派畫家之後,他把傳統中國畫推到了一個新的高峰。齊白石的繪畫風格對現代乃至當代中國畫創作都產生了極為巨大的影響。從民間畫工轉變為文人畫家,齊白石將富有農民生活氣息的民間藝術情趣融進文人畫中,這不僅擴展了文人畫表現的題材,而且也更新了文人書的藝術境界,開創了具有時代精神和生活氣息的寫意花鳥畫的新篇章。

藝術之路留印痕 一筆一畫耐存溫

齊白石在"衰年變法"之前,藝術道路上一個具有關鍵意義的轉折是從1902年到1909年,即40歲至47歲之間的六次遠遊一他自稱是"五出五歸"。齊白石1919年57歲時題畫道:"余自游京華,畫法大變,即能知畫者,多不認為老萍作"。從五十七歲開始,齊白石致力於發展個性,獨創門戶。他藝術上的變法,與陳師曾的鼓勵有很大關係。當1917年純粹因為躲土匪而移居北京的"鄉下老農"齊白石因"冷逸如雪個,游燕不值錢",在北京陷入署境的時候,是陳師曾在琉璃廠南紙店看到齊白石渾厚樸拙的篆刻而循跡循跡造訪住在法源寺的齊白石後,20世紀的中國畫壇才掀開了齊白石這有聲有色的一頁。

五出五歸
齊白石 40 歲以前的山水畫作品保存下來較早的一件代表性作品為1894年所作《龍山七子圖》。步入四十歲之後(1902-1909),齊白石曾「五出五歸」遊歷桂林、欽州、梧州等地,旅居於山水之懷抱裡,並邊售賣所作的書畫及篆刻印章,猶如今天的旅遊達人。他雖酷愛畫山水,但因應國內市場需求,多畫花卉蟲鳥魚蝦蟹,今天在市場上其作品中以山水畫市值最高,例如《山水十二條屏》北京保利2017年12月成交價 約為1.41億美元。

原圖 「中央通訊社」

陳師曾慧眼識石
齊白石隨郭葆生一家到天津租界避難。復辟之亂平定後,於六月底回京,搬至西磚胡同法源寺廟內,與同鄉楊潛庵同住;又在琉璃廠掛出賣畫刻印的潤格。當時,齊白石學八大山人的粗簡筆法,京城無人問津。惟陳師曾慧眼,十分推重齊白石的畫格,親至法源寺尋訪。相談之下遂成莫逆。齊白石雖年長陳師曾12歲,但很佩服陳的藝術見解,便時常到陳師曾的槐堂談天論世。可以說,與陳師曾交朋友是齊白石此次到北京乃至一生中最可紀念的事。離京時齊白石有詩云:”槐堂六月爽如秋,四壁嘉陵可臥遊。塵世幾能逢此地,出京焉得不回頭。”

陳師曾以三代詩書官宦世家,本人又是留洋學者的身份鼓勵齊變法。這一切在齊白石看來是改變一生的決定性因素。以至垂老的齊白石親口叮嚀自己的子孫說,自己能有今日”都是搭幫陳師曾嘍”。他是怕自己的兒孫們忘了陳師曾對齊派藝術的成就之貢獻。

衰年變法 大膽紅花墨葉
齊白石變法變什麼?這是目前研究變法的文章中至今仍模糊的一件事。從表面上看,齊白石學習八大的冷逸風格在北京無市場,當時正是吳昌碩的畫風走紅的時候,吳昌碩的弟子陳師曾在北京的地位就與此有關。而齊白石也的確是從陳師曾那兒借來吳昌碩的畫反覆體味、學習而變更畫風的。但如果僅僅從此種畫風的變更來看是較表面的,學吳昌碩究竟又是為了改變自己的什麼弱點呢?這個問題齊白石自己說得倒是很明白的,如"掃除風格總難能,十載關門始變更"、"師曾勸我自出新意,變通畫法,我聽了他話,自創紅花墨葉的一派"。

"紅花墨葉"是一種十分大膽的藝術創新,它是把原本不相類屬的純紅,配上鮮活的墨色,造成強烈的對比,兩相襯托之下,便產生了一種醇濃、厚實、質樸、爽朗的感覺,表達出畫面的層次與靈性,令人頓生一種心暢神旺的蓬勃感受。所謂“紅花墨葉”,倒不一定限於紅色畫花,黑色畫枝葉;而也是出於擺脫“冷逸”的要求,有意強調色與墨的對比,以取得為普通觀眾所喜愛的鮮艷明快的色彩效果。

中日聯合繪畫展 名揚東瀛
1922年春,受日本畫家荒木十畝和渡邊晨畝的邀請,陳師曾攜中國畫家作品東渡日本參加"中日聯合繪畫展",齊白石的畫引起畫界轟動,齊白石帶去的幾幅畫,竟然歪打正著,大受歡迎,隨之被搶購一空,花卉每幅賣到100塊銀元,山水畫更是不得了,二尺長的畫幅,竟賣到250塊銀元的高價。而當時他的畫作在國內的售價最多也不過是十元、八元而已,兩相比較,上下差距竟然髙達30多倍。法國人也選了他和陳師曾的作品到法國展出,由此求畫之人亦驟然增多。


與名人知己的二三事


梅蘭芳家的牽牛花
他與梅蘭芳相識,第一次見面時,齊白石為梅蘭芳畫草蟲,梅蘭芳則為齊白石唱一段貴妃醉酒。梅蘭芳與齊白石相交多年,直至晚年仍有來往,他對齊白石非常尊重,每唱堂會戲時,如齊白石到場,必親自攙扶他到前排就座。20年代齊白石經常到"綴玉軒"教梅作畫,首先教他畫蟲草魚蝦。梅蘭芳年輕時就開始培植他最感興趣的牽牛花(俗名勤娘子),因它色彩鮮艷,品種繁多,對戲劇服裝色彩設計有幫助。齊白石家中種的這種花也很多,故梅蘭芳也經常去他家觀賞,後來引起許多好友的興趣,互相研究培植。齊白石還專來梅府觀賞,並特意繪了牽牛花。

齊白石晚年以畫牽牛花聞名全世,臨摹的就是梅府上的牽牛花。齊白石的《白石詩草》中可知“梅家植牽牛花百種,花有極大者,巨觀也,從此始畫此花”。他的牽牛花畫作上曾有這樣的題詩: “百本牽牛花梳大,三年無夢到梅家”。

徐悲鴻是知音
徐悲鴻剛步入北京畫壇,就一眼發現了"衰年變法"的齊白石。看出齊白石的作品不僅體現了中國畫高度提煉和概括的特點,而且富有勃勃生機。他畫的那些栩栩如生的蝦和蟒蟹,生動活潑的青蛙,輕點荷葉的靖樊,逗人喜愛的小雞等,引起了徐悲鴻極大的興趣。1928年,藝專併入北平大學,徐悲鴻出任北平大學藝術學院院長,曾三顧借山館,懇請齊白石擔任教職。保守派對徐悲鴻的舉動"暴跳如雷" ,認為:把一個落魄於民間的"齊木匠"弄進藝術學院當教授,簡直是天方夜譚。

當時,世人對齊白石的畫風不很瞭解,難以接受,求他畫的人很少,惟獨刻印深受歡迎。徐悲鴻是齊白石山水畫的知音,主動提出為齊白石出版畫冊。1932年徐悲鴻為齊編選畫集,由中華書局出版,其中收山水畫特別多。徐悲鴻在序言中稱讚齊白石的藝術是"由正而變,范無涯換"。"具備萬物,指揮若定,及其既變,妙造自然"。1933年,齊白石的傑作由徐悲鴻攜至歐洲,在法國、意大利、蘇聯等地各大博物館舉辦的中國藝術展上引起人們巨大興趣。齊的作品被法國、德國、蘇聯的大博物館收藏,獲得極高贊普。1943年和1946年,徐悲鴻兩次在重慶舉辦齊白石畫展。

為了肯定齊白石的繪畫成就,徐悲鴻作過很多鬥爭。白石老人十分感激徐悲鴻,在(答徐悲鴻並題畫寄江南)一詩中說:「少年為寫山水照,自娛豈欲世人稱。我法何辭萬口罵,江南傾膽獨徐君。謂我心手出怪異,鬼神使之非人能。最憐一口反萬眾,使我衰顏滿汗淋」。

畢卡索也折服
齊白石的畫不但徐悲鴻折服,連畢卡索大師也讚歎不已,甚至拿毛筆仿他的畫。一個中國文化代表團先行訪問過畢卡索,其中成員之一的畫家張仃,將一套榮寶齋的本版水印《齊白石畫冊》送給了畢卡索,使畢卡索對中國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之後一直都在臨摹。國畫大師張大千在1956年7月29日會見畢卡索於尼斯港畢氏私寓,張大千回憶說:「中西繪畫,理論上是相通的。」會晤時,畢卡索取出自己臨攀中國畫的數十幅習作見示,大千先生"一望而知為擬齊白石先生風貌"的作品。畢卡索曾親口說,他自己就受中國畫的影響而有所改變。

原圖「湖南省政府」鳥:“畢卡索” vs. "齊白石"
原圖「湖南省政府」牛:“畢卡索” vs. "齊白石"

傳統中國男子的真情流露

“悔烏堂”印
原圖鏈結 「北京畫院」
生長在中國宗法制鄉村的齊白石,對於人際關係,首重孝親、家和、敬老慈幼;在外則重宗族及同鄉、同門之誼,尊師愛生,恪守信義。

兩妻伴白石 情深意也濃
齊白石有兩個妻子。他與兩個妻子都有很深的感情,兩個妻子相處也很融洽。原配妻子陳春君,自幼嫁到齊家,成年後才與齊白石"圓房" ,是個典型的湖南農家女子。齊白石五十多歲以前的家,多虧有她支撐。齊白石晚年寫有回憶詩《葡萄架下說說往事》:山妻笑我負平生,世亂身衰重遠行。年少厭聞難再得,葡萄陰下紡紗聲。可以反映齊白石和陳春君生活的艱辛和他們之間的情感。

齊白石的第二位妻子胡寶珠,是陳春君為夫君北上定居而親選的"副室"。陳春君去世後,扶為"繼室"。胡也是一位蔑匠的女兒,雖然比齊小許多,但身體總不太好。她以病身服侍齊白石,陪齊度過了從民國確立以及軍閥混戰、日軍入侵等湖南到北京定居的變遷。齊白石對她很有感激之情。這從《慰姬人》一詩中可以體現出來:笑嘻患難總相同,萬里孤舟一老翁。病後清癯怯風露,夜深窗隙紙親封。

「悔烏堂」印 思父母
齊白石刻了至少三枚"悔烏堂"印。有詩註云:「家山百劫,廬墓久違,愧不如烏。」並刻了一方印章「悔烏堂」。應人征題,又寫出「黃泉碧落總范范,反叫甫追思泣兩行」的句子。

「悔烏堂」印中,怉含著齊白石的濃醇親情。他早年生活清貧,與父母妻子一道艱難度日,晚年定居北京後生活漸趨富裕,七十三歲時由北京南行返家,祭掃先人墳墓。歸來刻「悔烏堂」印,心責自己未盡好孝道。日記云:「烏烏私情,未供一飽,哀哀父母,欲養不存。」他想到:烏鴉小鳥長成猶能反哺母鳥,而自己身為人子,未能孝養父母,遂感寢食不安,故幾次刻制「悔烏堂」印以自慰。表示後悔自己不能像烏鴉反叫甫那樣孝順父母。

加官圖軸
原圖 「故宮博物院」
雛雞出籠圖軸
原圖 「故宮博物院」

文章來源:揭密真相

本文鏈接:齊白石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