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花壽之王博士(Dr. Yuhua Shouzhi Wang)的創作之路

by admin
185 views

玉花壽之王藝術作品-神韻

玉花壽之王博士(Dr. Yuhua Shouzhi Wang)的創作之路

孜孜以求 終登高峰一一略評玉花壽之王的創作之路

本月18日,筆者有幸應邀不遠千里,從廣州前往上海參觀王玉花博士的畫展。筆者雖然參觀過不少畫展,但真正讓我大飽眼福、心靈震撼的是這一次!

王博士作為一個美籍華人,能被紐約藝術學院評定為國際級第一級藝術家,被美國國會授予“偉大藝術家與雕刻家”稱號,是實至名歸。她是全亞洲中在世界上唯一的國際級第一級藝術家,與塞尚、高更、莫奈、梵高等齊名。她有一幅4尺3開的國畫《竹籃石榴》,2019年3月18日,在美國紐約貞觀國際春拍會上,竟拍出127萬美元天價!這說明她的作品藝術價值得到社會有識之士的認可。

任何成功都不是偶然的,王博士的成功也不例外。正如她自己所說,“我很慚愧,不是天生的,要成功一切都得要學習磨煉,只要潛心研究,就會出成果。”這就言意賅地道出她成功的真諦。而成功不是一蹴而就,它總得有一個過程,藝術創作更是這樣。古人按照繪畫水平高低,將繪畫的品位分為“能品”、“妙品”、“神品”和“逸品”四個等級,“逸品”就是繪畫的最高水平和最高境界。 “能品”,就是作者對客觀事物能夠作形象的描繪,基本上達到“形”似,這樣的作品就稱之為“能品”。王博士十幾歲就開始學習繪畫,剛開始怕被人笑話,就力求畫得像。很快她的作品就達到“能品”的要求,即畫什麼像什麼。

後來,她意識到畫得像是很簡單的事,但這還不是藝術,要成為藝術就難了。她隨著看的畫論多了,才體悟到把物形畫像了,還沒有進入藝術之門,而是描紅、攝影。而藝術必須超物形的真實。當然這第一步也不能超越,初學畫家還需要從寫生寫實開始。因此,她開始畫鵝卵石,畫礦石的表皮,在細緻的觀察過程中,發現它們的陳舊感和水洗後的新鮮度,發現上面細微的灰塵是變化無窮的,她力求畫到完全相似,而且技法也很熟練了,基本不留刀斧痕跡,這種作品就上了一個層次,被稱為“妙品”了。但這是畫畫的起步和提高階段。後來他認為必須進一步真上加真,開始了超現實的第一步。隨著閱歷的增加,她認識到這樣的作品還是以形畫形,無非是高級攝影而已。體悟到這一點之後,她開始了大手筆色彩的變異,由於她原先有超現實的基礎,所以很快就成功了。她的作品讓人看起來舒服而有抽象的色彩的韻味。就是說,她的作品已達到“神品”高度,既形似又神似了。後來,她又總是在思忖,這類風格的作品藝術界能接受嗎?人們能喜歡嗎?還只是我個人偏執的愛好,而不能給人們帶來美好的享受?如果不能,繪畫的意義就失掉了。但當她看到趙無極先生的畫很受歡迎後,覺得自己超現實的畫,不同於趙老的風格,但可以肯定是人們喜愛的藝術,就這樣,她堅定信心一天一天地畫下去。再後來,她在欣賞大師們的繪畫中,結合畫論的評判,又覺得有些不對頭,超現實色彩,只是顏色之間氣韻穿插、結構大膽,只是出神而形異,未能做到形神兼備, 於是他就把超現實抽象藝術的概念融匯到形神兼備上來深化,不用複雜的色彩,去掉繁瑣的筆觸,盡力達到精簡來達成形神兼備,讓人們看起來舒服舒心。這種筆簡而形神兼備的作品就可稱為“逸品”了,她認為這就是為大眾服務。

王博士的成功歷程,是一個不斷探求,不斷實踐的過程。而這個探求和實踐的目標,就是要給讀者建造一個心靈的港灣,讓人們的心靈得到洗滌、淨化和昇華。這種為大眾服務的初心,我認為很值得同行學習,也很值得後學者師從。藝術,不管是哪個樣式的藝術,傳遞的應該是正能量和美的享受。這點王老師完全做到了。王老師這次展出的作品,都可以說是逸品中的上品,例如《秋色一點趣》、《牧牛》、《竹籃之果》等。

比如《秋色一點趣》,畫的是秋天的荷,作者真實而傳神地畫出這個特定季節荷花的特徵。一枝蒼弱的、孤零零而含苞待放的荷花,兩枝已結果的荷果,一瓣殘破的荷葉,意含一葉知秋。荷莖採用淡墨細筆一筆天成,畫出荷花的柔弱,荷葉則採取化墨的筆法,把破敗蒼老的荷葉唯妙唯肖地表現出來,令人深感秋之涼意,也寄含著對弱者的同情。

又如《牧牛》,則採用大寫意筆法,不求形似而求神似。對水牛的描繪,筆墨大膽塗抹,表現出牛的粗獷威猛。對牛背上的牧童,則用簡筆勾勒,表現出牧童的逍遙天真。為使畫面不單調,又用淡綠輕抹柳條作為背景,給人一派生機盎然、祥和美好的感覺。

再如《竹籃之果》,則採用大寫意筆法,竹籃用淡墨幾筆勾勒,就把它的質感栩栩如生展現在讀者面前。特別是籃弓可謂一筆天成,一筆下來,既畫出了提弓的形狀,又畫出這個提弓是用細竹篾編織而成,畫出了竹篾編織得若松若緊的狀態,真可謂神來之筆。籃中水果錯落有致,新鮮可愛,令人見之垂涎欲滴。這與名作《竹籃石榴》有異曲同工之妙。

古云:“言為心聲”,“文如其人”,又云“藝品如人品”,這些格言闡明了“藝品“與“人品”的辯證關係。王博士高品位的畫作,正是來自她高品位的人格。她一生勤勞儉樸,即使生病,日常生活仍自理,不讓別人代勞。見過她的人,都為她那善良、慈悲、親切、高雅、高貴的品德所感動。王老師的畫作之所以達到“逸品”的高度,並不是偶然的。她的高雅又接地氣的作品,正是她高雅人格的體現。

(本文作者為:顧興義,廣州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廣東省作家協會作家,廣東省收藏家協會理事)

本文鏈接:玉花壽之王博士(Dr. Yuhua Shouzhi Wang)的創作之路

#玉花壽之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