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花壽之王博士用大道至簡的筆墨構造了國畫《牧牛》

by admin
99 views

玉花壽之王博士用大道至簡的筆墨構造了國畫《牧牛》

2019-08-27由 朗墨運轉一乾坤 發表于文化

畫中,沒有華麗具象的描繪,也沒有優美的情調渲染,畫面中牧童的神態雖然呼之欲出,卻省略了柳笛聲聲的繁文縟節;儘管有鵝黃的柳絲蕩漾,卻沒有三月江南的絲毫甜俗,更沒有營造春雨杏花與酒香的氣息。

這是一幅具有文人畫氣息的國畫作品。整體畫面有大道至簡的意味:一頭步履蹣跚的老牛向我們款款走來,牛背之上,牧童韁繩緊攥、鞭杆高舉,其神情似乎在高度注視著牛的一舉一動。牧童背後的斗笠、老牛沉重的步履、滿身的濕漉與流淌的汗水,無一不呈現著行旅的艱辛,其狀仿佛在向人們敘述著曾經的風雨酷行。畫面的右下角上,金石味十足的書法落款直點畫中命題「牧牛」。

《牧牛》局部

牧牛一詞,在中國文化史上,約定俗成地用來比喻心性的修正過程,牧童則是修行者內在心性的象徵,牛則是人的言語行為的粗浮習氣之比喻(牛脾氣) 。我國古代曾有「牧牛圖頌」流傳在世,牧牛圖頌分為十層次:未牧、初調、受制、回首、馴伏、無礙、任運、相忘、獨照、雙泯,主要用來自我克制調伏妄心、悟達真性、十個層次意味著克己修正所要經歷的十個階段,最終達成真妄不二的超凡境界。

《牧牛》局部

畫面中,畫家通過極具個性的筆墨語言、塑造了鮮活有力的藝術形象,傳達出豐富抽象的哲學內涵,讓人情不自禁地思考畫外之蘊,引導人們思維進入深刻的哲學命題,讓人聯想:畫面中的生命,他們究竟有過怎樣的閱歷,經過了什麼樣的磨礪才鍛造出如此穩健的儀態與如此誠敬專一的精神高度。

《牧牛》落款

源遠流長的中國繪畫中,文人畫歷來被認為是最具思想深度的繪畫形式。韓國美術評論家金兌庭在談到中國美術時曾這樣說:「中國美術最重要的不是油畫,也不是國畫,更不是其它什麼畫,而是文人畫,文人畫是中國藝術的靈魂性存在,中國哲學不可言傳的思想與精神,統統反應在文人畫的筆墨境界裡。這是中國美術最重要的藝術」。

本文鏈接:玉花壽之王博士用大道至簡的筆墨構造了國畫《牧牛》

#玉花壽之王

相關文章